2020年12月20號

今年,真的是難過的一年。 父親於12月20號離開了,終究是過不了土木合的嚴峻星象天時,即便媽媽前天已經象徵性地…

父親

今天父親說他不要插管,我的心也一沈。不是因為他的決定是好或者不好,而是那一種感覺像是放棄了的口吻,長時間疾病的病痛,加上醫生毫無掩飾直白的說明,他像是洩了氣的氣球,再也拉不住求生的繩索了。

如果世界暫停一個月

如果世界暫停一個月 狀況是否會變好一點 如果世界暫停一個月 蓋亞是否會停止那無情的洗鍊 如果世界暫停一個月 人…

老闆有可能不加辣嗎?

最近的沒加辣家暴案件鬧得很大,影片的揭露,看了覺得心都碎了,超級紀實的現場紀錄,自己覺得超級憤怒與悲傷,非常奇…

關於網路,我真正要分享的

一直很想提這個話題,就是我在網路界打滾多年的想法。

他不是房東,卻住得像房客

姑且先不說沒有電梯的五層樓公寓,還有那纏繞在建築中心的螺旋樓梯,他光是從一樓大廳走到頂樓就要花上個五到十分鐘,在一個名為家的地方

客觀的主觀

即便在各種需要擔心的狀態下,還是不時的從腦海裡冒出一些邏輯的歸納,生生不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