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澱

大概就是這兩個月吧?經過了一些思考過程,打亂了一些既有的工作行程,卻沒有不好。

生之儀 死之祭

生之儀 死之祭 人生即是輪迴 意念所致心之所向 即便萬念阿彌陀佛 又何妨?

關於老家過多的幻想

忽然才知道,原來自己對於老家是一種過多的幻想。

那個巷子口

方禾漢子把台啤的酒罐緩緩放在一旁的木椅上,汗水從他額頭不斷的冒出。

“真是熱,夏天一年比一年熱,真糟。”

遠瞬妹把馬尾紮了起來,然後也把台啤罐子緩緩放在方禾漢子酒罐的旁邊。在這巷口,剛好一個三角區塊,奇妙的三角區塊,這店故意向後縮了一點,讓出三角形的一個角,老闆設了大棚子,還有幾張木椅,方便顧客可以在這一角落,休息以及放空。

爺爺的眼神

自從那天,爺爺中風之後,很多事情都變了。 爺爺中風住院到今天已經兩年多了,兩年無法再一起吃團圓飯,我們子孫輩的…

公民力量

見證了11/29日公民力量的覺醒,以及人民對於政府的不信任投票。

這仿若大賣場型錄的閱讀經驗

因為最近都在搜集一些旅行資訊,發現國內的部落格資訊,多是多,豐富是豐富,但是那頁面的視覺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