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越過什麼?

寫到這裡,書店終於出了幾本有意思的書,猜測著但丁俱樂部可能會有的劇情,或者書架上但丁神曲的地獄篇成為重心,接著由波出場,在他的陰影底下又藏著什麼祕密,早已經離開翻閱設計書籍的時間,我跨越過什麼?

書架上被貓兒子用腳使勁開心翻落一地的塵封已久,我拍了拍灰塵,用著無印良品買回來的拖把,將地板凝視一遍的光亮,抬頭望著,原來書早就夠用了,只是時間不夠用,心也不夠用,甚至腦袋也早已經不夠用了,百分之五極限頭腦運動,原研哉的設計本質轉呀轉的,我跨越過了嗎?

拿著相機,卻失去焦點,真正該去關心的,在不遠處模糊,我走到一個奇妙的交叉口,在失眠夜,沒有音樂,可惜。

_comment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