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二 東京記憶

那時約莫28歲,我獨自前往東京流浪,每當遇到無解的壓力之後,對我來說尋求解脫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流浪,好聽一點是旅行,但實在是用借來的盤纏,寄住朋友的家裡,每天用走路的方式,耗盡那身體無法承受的重。

當時的東京,巨大的摩天大樓讓我感覺自身相當渺小,用手上僅有的lomo LC-A底片機,順著感覺,隨意胡亂拍攝,餓了就在路邊吃便利商店的便當,累了跑進去百貨公司休息,晚上到東京鐵塔欣賞夜景,然後看到對面的六本木之丘的森tower,又趨步前往,再從它的頂樓回望東京鐵塔,去了兩三趟台場,坐在摩天輪上看著日落,享盡孤寂,也重新思考未來。

每晚都從山手線上的高田馬場下車,走路回到早稻田大學附件朋友租賃的家,一早即出門,同樣沿著早稻田通,搭上山手線繼續每天的流浪行程;一天中午,遇到大雨困在涉谷的電話亭內,沒拍下雨滴落滿整片玻璃的感覺;一天下午,在ASAHI大樓本部頂樓,喝著啤酒看淺草橋風景;一天上午待在池袋的大型書店看著荒木經惟滿櫃子的攝影集,至今那印象都很深刻。

這次即將再度前往東京,計劃中的記憶區塊,新的旅途地點,也不試圖串接,其二,鎌倉與湘南海岸,我將舊有的掏出來整理了一番,成為新旅途的引言。

_comment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