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福橋中

花蓮東海岸

波之上海灘

攝影 慾

流行起不斷討論著自己攝影的意義,關於自己與攝影與觀者之間的曲線線段,呈現怎樣的幅度,對於一定程度的攝影本質來說,我該要如何拍攝出對於自己來說十分有意義的影像,而不僅僅只是將一張照片拍的很美而已,尤其我對於景物比較敏感,在那瞬間的靜默,總覺得是充滿著莫名的生命力,以不同的形態存在著,這是很潛意識的東西,或許也可以稱為所謂的哲學性思考吧。

女 攝影

就以一種空白的純粹開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