蟻 蛋糕

我不認識咖啡,就如同咖啡不認識我一般,我開始跟它交談,從它的出生談到那傾入酸流質地獄的折磨,從不曾如此深刻的跟…

強颱前夕

身中多處的電腦病毒 有解卻難 搭配著窗外的閃電 與雷雨 心中響起命運交響曲的背景樂 處理不當 無法交談 動作緩…

遙遠的彼端

你在那遙遠的所在 心的思念 拉長了更遠的距離 世界的記錄不外乎最殘酷的考驗 同生存在這圓形的廣闊 你的左邊是我…

給貓兒子 菊太郎

兒阿 今天帶你去結紮了 雖然你滿臉的不愉快 憤怒的情緒充斥整個身體顫抖著 看著我心中心疼了許久 你躺在手術台上…

女 攝影

就以一種空白的純粹開始吧!

網頁設計這一門非科學

從事了設計這樣的一個行業近五個年頭,把感性的美感成份不斷餵養著自己的大腦,電機科學出身的我,早已經將腦結構混屯…

寫在黃昏詩人之後

離了約莫七年的時間,遙遠的把我從時光回朔裡強拉回去,站在舞台上的學弟,演出這一幕最難的獨腳戲,瘋狂,歇斯底里,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