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結

2008年的文章,看來還是很有趣。

慢慢的,開始模糊之後的理智,我和朋友討論到攝影倒還是可以延伸出很多想法,他去了趟高雄,卻在思考過後發現難以按下快門,如果以一種主題式的創作方式,會不會也是一種侷限呢?我們討論到連結的問題,高雄與他,或者高雄與高雄之間的連結,那種觸動情緒的分秒瞬間,何者重要?我們以攝像技術抓取了那光景,會不會也是貪婪的企圖僅從這樣的時間片段,攜帶記憶,去過哪裡是重要的嗎?還是說在一系列的照片產生之後,意味著旅行的圓滿收穫,我卻發現,以眼睛實地記錄下來的那風景,卻再也不會是任何器具可以實際紀錄的氛圍阿。

而我,去過沖繩三次的我,會不會也想來設計個沖繩旅行記憶,之前的我或許會,現在來看,沖繩對我來說提供的意義,將是更深入的題目,海,觀光團,不願意表演太鼓祭典的兩個小孩子,在沖繩的台灣人,國際通滿口輕挑髒話的美軍,熱情的家庭料理婆婆,服務超級周到的司機先生,書店的缺乏,參加過甲子園的烤肉店老闆,想在首禮城偷拍宣傳照片的跆拳道外國人,超級靈驗的波之上神宮,石板道其實走的很辛苦,等等之類,這已經不是我去介紹沖繩的意義,而是我與沖繩之間的連結。

也許,下次在進行旅行的過程,試著少逛些購物商店,連結一下這裡與你,之間。

_comment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