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影 慾

流行起不斷討論著自己攝影的意義,關於自己與攝影與觀者之間的曲線線段,呈現怎樣的幅度,對於一定程度的攝影本質來說,我該要如何拍攝出對於自己來說十分有意義的影像,而不僅僅只是將一張照片拍的很美而已,尤其我對於景物比較敏感,在那瞬間的靜默,總覺得是充滿著莫名的生命力,以不同的形態存在著,這是很潛意識的東西,或許也可以稱為所謂的哲學性思考吧。

也因此,我跟time討論著,重新檢視自己拍攝的東西,也得到了這一篇心得,在長長無聊過年的氣氛中,看著爺爺滿頭的白髮智慧,有了一種浮現的靈光,拍照這件事情,對我來說,除了成為世界第一網頁設計師之路上的一種甜美果實之外,另外一種,就是不斷的儲存著自己的記憶感受,記錄著感覺,瞬間影像的發生,也開始將自己的照片做形容詞的歸類,安靜的,孤獨,等等之類的辭彙,語言的力量,在當時超越了影像。

之前遲遲未入手數位單眼的我(目前已經擁有了Pentax K10D這台好機器),因為可以連相機的設計美感都加以挑剔(目前為止,個人認為蔡司鏡頭的外觀最美,從對焦環開始都很優,NIKON的內對焦鏡頭排名第二,數位單眼機身的美感設計,我把獎項頒給pentax istDs系列,我的夥伴們都被我搞瘋了。)也是很傷腦筋呢,拍照這件事情,玩器材也是十分重要呢,又好又美的器材更增添拍照的無限樂趣,是的,拍照的樂趣,試著從快門的聲音開始(我頒給NIKON機械相機的快門聲),一張又一張的跟著影像的感覺去律動。

在現代攝影的範疇底下,攝影的創作方式,呈現一種國內似乎都沒有什麼概念的領域,在我閱讀完紀實攝影這本書之後,得到更多的理解,以照片呈現完整內容,或者是用文字來更加強照片的強度,將攝影的使命感添增了不少,但目前以台灣來講,攝影沙龍以及決定性的瞬間概念,是大多數攝影網站所去注意的。

雖然我並不想讓自己的創作方式受到任何的侷限,唯一的限制只有我的腦袋,也想將適切的東西都加以組合,呈現出腦子中的混沌,也或許,藉由相機這樣的媒材,我至始至終都在不斷的在對世界撒野著,任性的擷取每一段某一段。

附和柯錫杰大師所說的,攝影創作會隨著你的年齡,而得到更加完美的東西,對攝影者來說,拍照是生命的反映,我可以藉由這樣的方式,不斷的檢視著自己。

_comment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