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鳴聲

我們都在不斷的思考著,我在一個石塔的頂端,靠著微乎極微的平衡感,極端的憂鬱,因為自身的性格導致,厭惡了整個世界的悲鳴,無法思考,當一個什麼都不在乎的角色,卻是被別人一個又一個的原則給羈絆著,控制慾,佔有慾,都是。

夜深,近日的我很難入眠,厭惡與人交誼,情緒不穩,想要流浪,每個人的問題似乎變成我的問題,讓我迷惑,每個人都可以自私的替自己著想,我也不例外,或者以現實的面貌去思考各種問題,我可能也是,但這一切讓我感到很反胃。

牽扯到,當遇到問題,所有人開始保護自己,所以,一切的對立與衝突就此產生,而我呆住!我們心中的夢,可以說聲沒辦法輕易的瓦解,我仍在傻傻的努力前進,只有自己可以完成自己的理想,只有自己了解自己,所以我不想說太多,因為心中的悲鳴聲,也只有自己可以聽見。

_comment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