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s war of mine

time. 2015.12.11
tag.

那時,戰爭發生後的日子,每天的生存都是問題。

第一天,我們三個人聚集在殘破的小屋,開始找尋生存之道。那晚,他自告奮勇前往附近尋找任何可使用的物品。

第二天,我們開始有了爐具,可以煮點什麼,大概就只能稍微充飢,還好很會煮菜的夥伴讓這一頓可以不至於難以下嚥。我組了一張床,但材料也用完了,當晚必須要再去找尋更多可用的資源。昨晚的車庫似乎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用,夥伴說著,並指點我它的位置。

第三天早上,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屋子,發現門是開的,剛整理好的東西凌亂不堪,夥伴說我們被搶了,搶匪將食物都帶走了,還有水,他沮喪地坐在地上,而她受了點傷躺在床上休息著。我試圖安慰大家,將滿背包的東西放到定位,我說,別擔心,只要我們一起,一切都有希望。那晚,夥伴似乎往好遠的房子走去。

第四天,我睜開眼,聞到很香的味道,來吃吧他說,我肚子好餓而食物好香,她坐在一旁,默默地說這是搶來的食物,我們跟昨晚的搶匪有什麼不同?他沒有多說什麼,只說都為了生存而已。晚上我獨自前往印象中超級市場的位置。果然在這,不過也是殘破不堪,賣場內看到士兵正在騷擾一名尋找食物的婦女,我不敢幫忙,他有槍,婦女被強行帶走。我真希望我沒看到這一幕,罪惡感讓我感到沮喪。為了更多的食物,水,木材,零件,我只能不斷的在賣場裡尋找著。

第五天,我們有了收音機,只知道外面的確非常混亂,人們只能自保,我說著,如果可以到更遠的地方去找找,說不定有更多的食物和幫助。遠方有醫院跟教堂,應該不難找到。當晚,我被奇怪的聲響驚醒,手電筒的燈光照的我睜不開眼,一個人將我推倒,我從樓板空隙摔到樓下,我心想該死我們又被搶了。

第六天,東西幾乎被帶走,他沒回來,遠方的廣場一直有狙擊槍的聲音,我有不好的預感,她哭著說,我們該怎麼辦,什麼都沒有了。我說我晚上會去外面尋找他,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,天氣開始冷了。晚上我在廣場搜尋,看到了他的屍體,手上還握著一個罐頭,我的眼淚也流了下來,但卻不能停留,我只能趕緊將他的背包拿走,因為狙擊槍的聲音越來越近。

第七天,她離開了,我不知道她去哪,沒有任何訊息,我看著諾大的空屋子,心想,接下來我該怎麼辦?背包內只剩下一個罐頭,一些煙,一瓶酒,不行,今晚我還是得出門。

第七天晚上,我走到了街角的那棟房子,偷偷摸摸地想要找點東西,有人從我後面大喊,滾出這個房子,你要做什麼!我一直跑,卻因為傷口無法跑得很快,我聽到槍聲,那一秒,我眼睛看到了光,我倒了下去,我要去天堂了嗎?我說著終於...。

生命的堅強卻也相當脆弱,這款傑出的遊戲讓我體驗到戰爭時生存的確相當辛苦困難,加上遊戲的隨機性,每玩一次都有不同進行方式,重玩性相當高,最初幾次嘗試,大概生存到二十幾天就大家都崩潰了,餓扁了,因為受傷太重而死亡,因為太沮喪而自殺,被匪徒槍殺,天啊!

和平的真實可貴!

官方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