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的延續亦是經典?

從閱讀複製人是否會夢見電子羊這本小說開始的疑問?短短的問題,延伸出一連串的複製人劇情展開,在blade runner世界觀裡,複製人相對的優秀挑戰了人類的信心,而更別說想要賦予他們生育的能力,在物競天擇理論下,人類將會是被淘汰的種族?

想起星野之宣的2001夜物語,裡面在太空出生的新人類,擁有比一般人類更優秀的能力,而他們的自負裡對於舊人類的確有不屑一顧的心裡情節,又亦如雷大導演的異形聖約,裡頭產生自我意識的生化人大衛,將人類玩弄於手掌裡,變為實驗作品,一切似乎都是自然底下的生存法則。

這樣的題材,的確讓人可以思考很多,劇情裡誕生的複製人天使,因為簡單的原因立刻可以將其“退休”,在道德上有相當大的違和感,如果以尊重生命的角度來看,複製人顯然並非生命宛如機器,事實上在此世界裡,男主角K也的確被稱為機器(鄙視字眼),而這樣的觀點底下,複製人的反抗變得合理,他們想要自由,不被追殺,端點的平衡,打破人類築起的高牆,想要被視為生命而進而被重視。

而複製人的製造源頭Niander Wallace就此成為原罪,他的行為也被塑造成冷酷的製造者,給予生命奪取生命,然而在能力的極限,讓複製人自行製造生命的能力依然是門檻,這成為整部片的主軸,找到關鍵的鑰匙,成為神一般的人類?

我合理懷疑將會有第三集,但希望不要,亦或者再過個二十年吧,讓這樣的經典延續本身成為經典,讓思想沈澱個十年人生再來破題,依舊緩慢的步調,依舊在寧靜裡突然想起巨大聲響,飛車穿越過工業化的霧霾,每句對話少而充滿含義,鍋子熬煮的聲音咕嚕咕嚕咕嚕咕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