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就是這兩個月吧?經過了一些思考過程,打亂了一些既有的工作行程,卻沒有不好。

爺爺的離去的確造成一些影響,之前他還躺在病床上時,人還在,呼吸還在,偶爾的探視,心不安,但生活還是要過,把這樣的藉口當作逃避的擋箭牌,然後爺爺走了,心更不安,那憂傷在我捧著牌位時,竟忍不住宣洩,我不清楚大家的想法,但那喪禮,太多我無法理解的矛盾,只能暫時放在心裡頭,二樓右上角的書櫃格子,故意擺得高高的讓我得以忽視它。

也因為年紀的關係,我更確信追尋自我的道路更加重要,我漸漸想遠離社群媒體,只想關注自己想知道的事情,太多閒暇的人造新聞讓腦子亂哄哄的,讓自己不要再在意臨時性的議題,想把焦點只限縮到自身可以控制的範圍,可能得多看點書,更多電影,寫更多文字,聽更多好聽的音樂,在生命隕落之前,接觸更多喜愛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