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便在各種需要擔心的狀態下,還是不時的從腦海裡冒出一些邏輯的歸納,生生不息。

那天簡單地想到物質守恆定律,而地球上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是耗費這星球的肉身所產生的,而我們不斷的製造,生產,想來竟覺得噁心,好大喜功,市佔率,科技的進步,難怪有人稱科學為原罪,是邪惡的化身,的確,並非沒有道理,我逕自想著,如果在製造各種新的事物的時候,可以用一個使用十年的觀點來看待,那會不會少一些罪惡感?還是說這世界目前的觀點,早已把人類封閉在一個虛擬的道路上,藉由逃避,迷幻自己,各種藉口,將精神超脫在一個高牆內。

又一次,客觀的觀點釋義,客觀也是在一個主觀狀態下形成的客觀,只能多數的客觀盡量客觀,卻無法完美的客觀,看了一本書的標題,拍出自己的觀點,即便在一個紀錄的角度想要客觀忠實的呈現,卻又有太多主觀的變數,影響著客觀,根本思源,主題的選擇就是一種主觀,也就是在主觀下的選擇性試圖客觀觀點,也因此為何不就大方地承認自己的主觀,合乎邏輯的提供一種切入的角度,而非表面想要討好。

哪來那麼多問題?(太多問題了!戴克說。)